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断层滑距 >正文

一组照片的回忆_散文

时间2020-10-16 来源:富贵嗜欲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

  1998年农历8月13日奶奶过三周年,爷爷坐在大门外麦草摞旁边他古旧的躺椅上,戴着他的石头镜晒太阳,我走过去,把爷爷的石头镜驾到他的额头,来了一张酷照。此时,爷爷的须发皆白,对于生,爷爷存在着很大的希望,他想多活几年,看看儿孙成长。

  他的儿女子孙,还有3岁的从孙童建红站在他的躺椅旁边,爷爷微张着嘴,虚弱地喘息着,他动作缓慢,说话不多。爷爷,看起来苍老衰弱,他的身体已经很佝偻,本来瘦弱的他,再加上满头的白发,无助的眼神,让人的心里很痛,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做,如何去做何种事情才能让爷爷舒心。这是爷爷一生最后一次度过他生命的秋天。第二年的秋天,我只能在梦中回到他和奶奶的坟茔。

  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爷爷还没有放弃过生存的希望。他曾不止一次地问他的大儿子我的大爹:“军长,你看我还能活吗?”大爹说:“大,你好着呢,能活几年呢,你要往好处想”。我的爷爷于是自己给自己鼓劲,他真想活着。可是,他终于还是没能摆脱命运的召唤,带着心中的不舍和无助走入了另一个世界,从此,这个世界上,就听不见爷爷的呼唤,我就没有了爷爷。

  1999年夏,农历5月初九,我们永远地分别了,我在人世思念他,他在地下带走了我的牵挂忧伤遗恨。爷爷,一晃16年过去了。我还是想起您就流泪,听见您爱听的秦腔便哽咽,看见和您相像的老爷爷便心疼。

  爷爷,我不敢去看您的眼神。不敢去想象您生命最后时光的样子。好想穿越到那年那月那日那刻,让我再用另一种方式好好爱您、伺候您、陪伴您,讲笑话给您,做好吃的给您,买新衣服新鞋给您,让您不再孤独无助,让您快乐走完人生的最后时光,让您感受到人世最后的温暖,让我的心不再那样疼!

  二

  这应该是一个冬天吧。望着镜框里的照片,我看到照片里山是黄的。爷爷奶奶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

  爷爷奶奶是在老庄子还是在新庄子,我分辨不清了。照片上的爷爷还很精神,爷爷奶奶的身躯在夕阳中比身后巍峨的高山还高大,那一层层的梯田里,也许有爷爷晶莹的汗水流淌在里面,脚下的泥土中层层叠叠镶嵌着爷爷奶奶和我们的脚印。一层层,把爷爷奶奶送入了黄土中,把我们送入了或风烛残年或而立、不惑。还有的生命正如小苗一样迎着风茁壮成长,这便是人生。

  眼前,还是奶奶要照相时惊慌的样子。她总爱俏皮地吐一下舌头,然后用手把自己的衣服襟子撸了又撸,把鞋子上的土跺了再跺,还帮助爷爷整理衣帽,要按快门了奶奶又举起手,把一绺头发塞进帽檐,然后神情安定地看自己的儿子。爷爷总是要拿着他的玛瑙嘴长烟锅做装饰,带着他的瓜皮帽子,然后咳嗽一声,示意自己准备妥当。不知这次照相爷齐齐哈尔市主治癫痫病的医院爷为啥没有戴他的石头镜。

  耳边,还萦绕着年轻的父亲或叔叔们按快门前的叮咛声:“妈,你不要紧张,往我大这面靠一哈,眼睛往相机看。大,你把身子抬一哈,笑一哈。”然而,爷爷奶奶还是以严肃的面容出现在这张照片上。儿女子孙在照相机旁边看着他们,他们心中当时是快乐的吧。

  如果,能回到当时,我会走过去,坐在他们中间,来张亲密的三人合照。可是,当时,我不懂,总觉得日子还会很长,觉得我的爷爷奶奶会长生不老。

  三

  这是一张祖孙三代的合影,时间大约在1990年左右,因为1989年出生的燕燕妹妹还那么小。如此算来,爷爷66岁左右,奶奶才60岁。现在想来这个年龄不算大,可是,看看我的爷爷奶奶多么地苍老啊!是生活的重担压的?还是子孙后代的快速成长逼迫着?还是孩子一个个远走高飞,孤独使他们日渐衰老?

  总觉的是我们没有照顾好爷爷奶奶,没有顾及他们内心的感受,没有从生活各方面全面考虑周全,使他们的晚年走得很凄惶无奈。这是儿女子孙的错,作为儿女子孙,应该从心里忏悔,想想在他们的晚年,在他们卧病在床时自己付出了什么:时间?金钱?孝心?扪心自问,有谁能像爷爷奶奶照顾自己儿孙时那样伺候过他们?那样安慰过他们?那样慰藉过他们孤独的灵魂?那时的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前程,为自己的小家忙碌着,忙碌着,然后,他们走了。永远不会给后人赎罪的机会。

  看看照片上一张张亲人的脸,逝去的、正在变老的和正在沧桑着的,奋斗的,纠结的。我只想说,人生短暂,在每一个阶段,都做到对得起良心,放得下烦心,人生,你需要的无非是温饱、快乐、亲情而已,其他的都是浮云。不要等失去了,才追悔莫及。人的一生坎坎坷坷,做错的,我们真诚忏悔,重新来过。

  好想回到照片中去,在夕阳的余晖中,在四面环绕的山峦中,在溪流潺潺中,在鸡鸣犬吠中,在人声鼎沸中,坐在奶奶身边,怀抱可爱幼稚的小弟,亲人簇拥身旁,多么幸福,多么平静,多么温暖啊!

  这些,此生不会再有!唯有在心中一次次缠绵臆想。

  四

  爷爷奶奶穿的衣服和第二张合影照一模一样,该不会是一块儿照的吧?

  二奶奶二爷爷是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的兄弟姐妹。二爷爷追随爷爷举家从塬上搬迁到刘家沟。从我记事起,二奶奶就体弱多病,一年四季头上都戴着围巾,见风便会着凉。二奶奶时常咳嗽。她瘦瘦高高,身子佝偻着,拄着拐杖,对我们姐弟几个都很疼爱,时常给我们留好吃的。二奶奶很会表扬人,她一表扬,我便想做得更好:可着劲给她担水,扫院子,洗衣服,抱柴火等等。还给她治病:她生病时,我和二爷爷给她叫魂。

  二爷爷小个子,身体健壮,时常推着他的独轮推车干活,吱纽吱纽。整天不闲着。二合肥哪家医院治疗儿童癫痫效果好爷爷几乎每天早上都到爷爷的屋子里来问候爷爷,和爷爷唠嗑,爷爷给二爷爷熬灌灌茶,烤蒸馍,共同抽爷爷的大烟袋子。二爷爷对长兄极为恭敬,爷爷对二爷爷也很爱护。老兄弟俩一辈子都没红过脸。

  记得我上初中时,有一次周末回家,礼拜天下午要到十五里外的镇中学上晚自习时,二爷爷犯病了,他心里难过,浑身哆嗦疼痛,头上豆大的汗珠流着,脸色蜡黄。那时,家里除了爷爷奶奶、二爷爷二奶奶,再也没有一个大人了。奶奶和二奶奶根本走不了多少路,她们一个是半解放的脚,一个身体虚弱常年有病。13岁的我就算一个顶事的人。爷爷果断决策:让我扶着二爷爷去医院。爷爷身体不好,以前走山路都是我在前面拉着他的手走,走一段路爷爷还要缓一会儿。可是为了二爷爷的病,爷爷坚持独自走完了五里陡峭的山路。爷爷的担忧和怜悯表现在他看向二爷爷的脸上时的眼神:心疼。如今,仍然能回忆起当时爷爷边走路边看向痛苦中二爷爷的表情,二爷爷黄黄的脸,硬撑着的坚强。那时的夕阳,那时的焦灼,那三个孤单温暖的身影,那一瞬间,在我的脑海中沉淀为伟大的永恒。

  祖孙三逶迤向前,努力到了塬边,爷爷在大路旁看护着二爷爷,我从老乡家取了寄存的自行车一路奔驰到了文章大大家,和文章大大返回塬边,分别载着爷爷和二爷爷,把二爷爷送到镇医院。二爷爷住院治疗。不久病愈出院。当时医生说,是突发性急性病,多亏送的及时,不然很是危险的。是啥病我忘记了。很是感念他们兄弟俩这种相依为命,互相帮衬之情。这才是真正的兄弟。从他们的身上我学到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受益匪浅。

  二爷爷很勤快,帮爷爷跳水,干活。从他们老弟兄两个长幼有序,相敬如宾,和睦相处的点点滴滴里,我学会了尊重、爱戴、谦卑、友爱对待每个亲人。

  二爷爷身体硬朗,二奶奶2004年去世后,二爷爷在叔叔家生活,因不慎摔跤卧床,最后逝世,享年84岁。是我逝去亲人里唯一一个过了80岁的老人。

  爷爷三周年后,这其间,我结婚生孩子,至今13年没有回过故乡。因此,再也没有见过二爷爷、二奶奶。二奶奶去世的消息传来,记得是夏天,我抱着孩子在屋子里哭得稀里哗啦。丈夫很不屑地问,至于吗?他没有经历和享受过这种亲情关爱,我不怪他。所谓没有知情权便没有发言权。后来,听怀大大讲述他们生命最后时光的情景,我还是忍不住热泪滚滚。

  如果他们现在都还健在,那该多好!他们若活着,也才80岁到90岁。走得太早。

  他们,和我的爷爷奶奶一样,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让我想起他们的一个眼神,一个笑脸,一句关心的话语,让我怀念骄傲自豪。

  我的亲人都是值得我爱的。作为他们的子孙,我很知足,也很庆幸。

  逝去的,已经无法弥补,那是我的生活经验不足,判断力不够,思想狭隘所致。如今,我需用心对癫痫外科哪个医院最好待健在的亲人,让我的人生不要留有过多遗憾。

  五

  这位风流倜傥,风度翩翩,儒雅智慧的老人,是爷爷同父异母的弟弟。在家族中排行老三。1999年11月,因胃癌病逝于重庆,带着许多秘密连同我对他的怀念离开了人世。无论别人对他如何评价,因为他是我的亲人,我依然爱他。

  三爷爷的两个儿子童华、童昆不知道祭奠自己的父亲没有。我只是在三爷爷健在时,在电话里听到过这两位叔叔的声音,没有见过人。听说叔叔和三爷爷一样长得英俊潇洒。家人,就这样彼此分散了?

  三爷爷有个女儿雪琴,倒是一直跟在三爷爷身边,她如今过得如何,不得而知,只是偶尔从电话微信中看到她。雪琴姑姑的女儿黄凰小时候由我们表姐妹几个看管。一岁以后由我父母亲抚养。5岁时,被雪琴姑姑领走。如今都20岁了。从照片看,出落成亭亭玉立的美丽大姑娘了。当时煤炭行业不景气。雪琴姑姑很少回去看孩子,也少有资助,当时家庭的困难可想而知。

  这张照片太模糊,但是我知道是家人的旧照,依然觉得很珍贵,我已经想不起当时的情景,但是,我清楚,他必定是在家里某一次大事之后的合影:爷爷奶奶上棺材盖日?奶奶去世日?奶奶三年?爷爷去世日?爷爷三年?看看,都是一个个与生命相关的日子。

  没有爷爷奶奶的影子?已经找不到了!

  五爸在延安当兵期间和大哥二哥的合影?曾经年轻的面容如今都沟壑纵横,青春不在。时间,真是把杀猪刀,让我们在仓促无知之中失去了好多,又在我们不断失去中领悟生命的真谛,修正自己的行为,洗涤自己的灵魂,及时改变自己的做派,争做最好的自己,善待亲人,友爱他人,让我们得到认真生活着的理由和方式。

  六

  这是父辈们的合影,应该是爷爷去世时照的,照片中的亲人还都很年轻、精神。多么虎虎生威的汉子,多么相亲相爱的兄弟!让人羡慕感动。如今一晃16年过去了,时光,在亲人的脸上、身上又刻上了深深的烙印。他们,正在一天天变老。

  看着他们慈祥、和善、亲切的面容,我无力祈求过多,只希望我的亲人永远健康、平安、幸福。

  这是妯娌们的合影。五妈没有回来。应该是2002年夏爷爷三周年时的合影吧。如今13个年头过去了。她们的面容和身体都有很大的变化。

  年轻真好,可留不住。如今,母亲婶婶们都当上了奶奶。大妈在今年大年初一荣升为太姥姥。她们一天还为家庭操劳着,奉献着。

  这是爷爷去世时兄弟姐妹们的合照。此刻,大姐姐玲玲、大哥等平和二姐双玲结婚生子,大姐姐没来。其余的都是孩子。有刚参加工作的、有正参军的、有正在上学的。高中生正在上课。牛旦和娟娟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初中,不在照片上。双平和宝宝也不在。只有我们姐弟癫痫患儿长期服药有什么副作用八个。

  如今,大哥都有了外孙子。我们也都成家、子女也在长大。二姐和女娃很多年都没见面了,很是想念她们,怀念小时候在一起的欢乐无羁。

  这是1995年夏天,第一次在西安见三爷爷时的照片。西安的夏天可真热。届时,我的心也是火热的。第一次从小山沟来到历朝古都,感受大都市的气息,很是器宇轩昂,以为可以跟着三爷爷好好大干一场。一来可以磨练自己,学习到本领。二来可以帮父母减轻负担,让兄弟姐妹、爷爷奶奶的生活大大改观。

  然而,没有实现愿望,倒是在过年回家时给自己的父母亲增添了负担,把照片中的小花骨朵抱回家,让父母亲拉扯。图片中大多数是家人:三爷爷、父亲、叔叔、姑姑、姑父、表妹、堂妹等。

  七

  2019年侄女红红结婚时家人的合影。长江后浪推起那浪。侄女都结婚了,场面喜庆,现实无情。好似没有几年,那个小时候和我一起玩耍的哥哥都当老丈人了。我们还能自诩年轻吗?

  怎么总是想着小时候的事情呢。我是一个怀旧的人吗?这样好吗?

  今年最小的弟弟结婚时家人团聚的照片。父辈们基本上都当上了爷爷!我们在享受天伦之乐,感受幸福时,时光却在偷走我们另一些,让我们缅怀嗟叹。

  我们总是生活在矛盾中,在矛盾中体验人生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在矛盾中失去光阴,获得生活的最高意义。

  唯有血浓于水的亲情不变。唯有家风热爱不变。让我们后辈儿孙永远记住我们的祖先的做派,把他们淳朴、善良、体恤、简朴、幽默、乐观、乐于助人、尊老爱幼等传统美德发扬光大,光耀我门风!

  其实,亲人并没有走远。只是改变了一种方式,在我们身体和心灵里驻足。在我们的笑容和做派中潜藏。在我们的气质中复活。

  在亲人的身上,我时时看到他们曾经鲜活的影子,生生不息。

  编辑点评:

  照片是某段时光的定格,看到照片我们不禁想到当时发生的事情,作者以真挚的笔调,回忆了与爷爷奶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们不禁感叹时光匆匆了,我们总以为时间还很长,总以为可以和亲人在一起有很多时间,作者文章中有一个细节,看到爷爷奶奶的合照,作者总以为以为未来的时光还很长,不用担心没时间和他们拍照,可是时光流逝他们老去,有一天也会永远离我们而去,留我们在时光里,空留遗憾,我们应该用心的对待健在的亲人。是的,尽管他们离开了我们,可是他们并未走远,他们只是改变了一种方式,在我们身体和心灵里驻足。我们看到照片时,会发觉他们还是鲜活的浮现在自己面前。逝者不可追,可是那些暖暖的回忆残留心底,无法忘怀。感谢作者赐稿晓荷,期待您的下次精彩作品!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