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梦回九七 >正文

生活小插曲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富贵嗜欲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成实和妻子经营着一家食杂店,生意不好不坏,日子过得顺风顺水。

  成实是个大男子主义严重的男人,他希望妻子顾家敬业。而他的妻子梅梅也确实是一个顾家的好女人,每天总是守着店铺,生怕错过了每一单生意,放走了上门的顾客。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梅梅就像个机器人一样工作,没有节假日,休息日,哪怕娘家离得近,走路只需要一二十分钟就可以回去一趟,她也要等晚上顾客少了,才抽点时间回娘看看父母。

  成实的日子就幸福多了,他并不常守在店铺,碰上有客户要送货上门,他开着自己的面的出去送货。送完货,碰上熟人聊聊天,联络联络感情。有时候碰上住得好的朋友搓麻将三差一,他也会上桌一显身手。有时攒个几百元,那是锦上添花。当然也有输掉货款的时候,他自有办法解决。

  有一年年关将近,几个同行合伙租了一辆大货车拉年货囤积,每人身上都带足了现金,没等天亮就出发了。几个人在车上吹嘘自己的牌技如何如何了得,一到进货地点,店铺还没开门,几个人一合计先打几手牌再去进货。

  几个人打起扑克牌来竟忘了时间,一直到了中午饭时间,有人提议散了想去进货,输了钱的却还想再打几局扳本。于是打发司机去买几个盒饭吃了又开战。这一战就到了下午四点多,有些店铺都要关门了,干脆各自给家里打电话,说货车坏在半路上了,还没修好,也不知什么时候能修好,要家里不用等,恐怕在外面住一晚。

  一直等到第二天下北京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午,几人才将各自的货批发好拉回家。输了钱的只好谎报货物涨价了,再从同伴身上借一部分平了账先过家中那一关。那次成实赢了几百元,才补上平时送货输掉的窟窿。这件事几年过去了,梅梅一直蒙在鼓里,真以为是车子坏掉了。

  现如今都送货上门,成实偷偷在外打牌的机会少了,但他日子照样潇洒过。中午雷打不动要睡一个钟头午觉,晚上周围有娱乐活动照样参加。

  梅梅心情好时,也随他去,当然也有委屈和不甘心的时候。尤其晚上碰上顾客要购买一袋盐,一百斤重一袋的盐梅梅是搬不动的,她打成实的电话要他回家帮忙,一般是叫不回来的。

  不得已,梅梅和顾客一起去仓库将盐抬来,送走顾客后,她气不打一处来。自己累死累活为了什么,天天守着个店,划地为牢。自己的兴趣爱好一点一点被磨灭了。

  她气鼓鼓地关了门,想上楼睡觉,好像又太早了点,可是关了门去哪儿消磨时间呢?她在脑中过滤了一遍,竟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朋友和闺蜜。

  对面窗帘店的老板娘和她住得不错,可惜她也和梅梅一样,天天守着店,甚至比梅梅还不自由,她还要坐在缝纫机上不停地缝布艺窗帘,不过她的男人总是在帮忙打下手,夫妻俩妇唱夫随,即使辛苦也是值得的。

  梅梅还是不由自主地朝对面窗帘店走去。陪她说说话解解闷也是好的。好奇怪,今天老板娘文文居然没有加班,只有她老公一个人在剪布料。

  梅梅不禁奇怪地问“文文今天怎么不做窗帘?”

  文文老公拿眼瞟了她一下说“癫痫可以治好嘛我家文文正在梳妆打扮,她同学生日,等下去歌厅K歌,她说等下要拉你一起去呢!”他边说手中仍不停留地忙碌着。

  他话音刚落,文文已经穿着长裙从楼上下来了。三十多岁的文文化了淡妆,在灯光的映衬下有一种别样的美丽。梅梅想,平时素面朝天的文文一打扮还真漂亮,和她一比,明明只比文文大一岁的梅梅觉得自己太老土了。

  自己有多久没有穿裙子化妆了呢。甚至连镜子都很少照了。自己为这个家,付出的太多太多了。

  “正想去找你呢,今晚带你去见见世面。天天呆在家里只晓得挣钱。去歌厅唱歌去,走,快去换件衣服,帮你介绍一个小鲜肉,甩了你家那个甩手掌柜。”文文又调侃梅梅,经常为她这么顾家却换不来男人的回应而打抱不平。也常常劝她要想开点,要为自己好好活活,该玩乐时还是要玩乐。

  梅梅本不想去的,却又无处可去。只好跟着文文去外面走走,透透气。再说自己曾经也是骄傲的女人,只是这些年因为生活一点一点放低姿态,活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梅梅望着玻璃窗上映出的两个长裙飘飘的美女,心想我也还不算老嘛,男人有自己的娱乐,我也要有我的精神世界。

  歌厅里霓虹灯不停闪烁,七八个三四十岁左右的男女聚在一起喝酒,一名女子正在聚精会神地唱着刘德华的歌“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生不流泪⋯”

  文文和大家打个招呼,自顾自走向电脑点歌,文文的同学招呼梅梅喝啤酒,梅梅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喝酒。其中有一个男子盯着梅梅看,梅梅感觉这个人有点熟悉,是不北京哪里有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到自己家店铺购过物的顾客。好像不太像,她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才想起他是自己年轻时别人给介绍过的一个对象,两人见了一面,后来就没了下文,梅梅不记得到底是谁不中意谁。

  这男子冲梅梅笑笑,说了句“好久不见!”梅梅点点头冲他一笑。听他口音,不像在本地生活,应该在大城市居住吧!

  文文点的歌到了,她歌喉很好,唱的是一首粤语歌,梅梅跟着她哼唱起来。后来大家又一起唱起“生日快乐歌”送给今天的寿星,文文的女同学,一个三十六岁的美女。

  文文给梅梅也点了一首她平时喜欢哼唱的歌曲巜好了伤疤忘了痛》,梅梅觉得自己有时候就是这样,好了伤疤忘了男人成实带给她的痛苦。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

  在麻将馆酣战的成实今晚收工有点早,平时不到十二点不散场的他今天被另两个牌友因为十元钱搅了局,那位输了钱又输了气的牌友撒了麻将子赌气不打了,其余人只好悻悻地散了。

  成实洗漱完毕,蹬蹬蹬跑上楼,准备睡觉。平时老婆这个点早睡下了,今晚卧室静悄悄的,没人,会不会赌气睡到在学校寄宿的儿子床上去了。平时夫妻俩闹别扭,老婆就选择独自睡觉。

  他跑去儿子卧室一看,也没人,不会睡客铺吧?再一看,还是没人?真是奇怪了,平时从不外出的女人今晚去哪儿了?

  成实掏出手机拨打梅梅的电话,居然无人接听。会不会在邻居文文家闲聊。他又蹬蹬蹬跑下楼,去邻居文文家,准备将梅梅一顿臭骂,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回家休息。

专治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文文的老公正在收拾准备关门,见了成实对他嘿嘿一笑,“怎么今晚没打牌,你家梅梅一个晚上?在家,就被你逮着了。”

  “她俩去哪了?”成实按耐住心头的不悦问。

  “去谈恋爱去了!你天天打牌,她不也要消遣消遣。”文文的老公故意逗他。

  “这么大年纪了,还有谁要。她们俩到底去了哪里啊?”

  “步步高!”“哦嗬,去唱歌去了,我家那个五音不全,也去凑热闹。”成实鼻子里冷哼一声,朝步步高走去。

  在三个六的房间门口,只见一位长裙女子和一位男子在合唱一首歌“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

  多么熟悉的旋律,成实楞住了,自己和梅梅相识时,就是因为这首歌。两人结婚十几年了,有多久没有一起散步,没有一起唱歌了。一直认为两人结婚了,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不就是这样过吗。这个唱歌的女人是梅梅吗,她稍稍一打扮,自己都有点不认识了,看看自己,臃肿的身材,凸起的啤酒肚,活脱脱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还长期沉迷在麻将中,忽视了梅梅的感受。

  一曲巳终,文文发现站在门口发呆的成实,“哎哟”一声,“太阳打西边出来啦,今天居然来接梅梅啦,你再不来,梅梅可要跟小鲜肉跑了!好了,都十一点了,我也要回家了!”

  成实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和大家告别后,做起两美女的护花使者,领着两美女回家去。并在心里暗暗想,以后要对梅梅好一点,这样的好老婆可别让别人给惦记上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